帝国下载系统 全面免费
  首页 > 经济论文
 
连花清瘟高管套现3亿钟南山三度“站台”、海外商场却屡受质疑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5-15 22:29:44 来源:本站

  因为钟南山的三度“推荐”□□,以及多名重磅专家背书□□,连花清瘟在市场追捧之下变得炽手可热,股价年内一度飙升近200%;而作为连花清瘟生产厂商以岭药业的创始人□□□□,吴以岭今年前5个月财富飙升了近两倍□□□,可谓“最富院士”。

  “中药之争”,向来是把中文互联网世界分割成两派的激进命题。官方背书并没有消除关于“连花清瘟胶囊”的争论。“中成药”的身份,及仅用于轻症治疗和除中国外各国对于连花清瘟胶囊的模糊态度□□,都无形中赋予其争议的引子。

  4月12日,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说明书获药监局批准,增加“在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常规治疗中□□□,可用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

  连花清瘟颗粒这被一部分人解读为连花清瘟胶囊成为“全球首个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症的药物”。公司股价随即涨停。

  3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中□□,连花清瘟和金花清感颗粒、血必净注射液、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并称为明显疗效的“三药三方”。

  在援助海外留学生的健康包中,除了口罩和消毒纸巾,两盒连花清瘟胶囊亦是唯一药品。

  3月下旬,世界知名药理学期刊《药理学研究》刊登了一篇名为《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的文章。论文的作者包括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院士、研究员杨子峰等。

  4月14日□□□□,腾讯医典邀请钟南山院士解答新冠肺炎疫情相关问题。钟南山在评述几种抗疫药物时,对连花清瘟胶囊评价道:

  “(连花清瘟)对减轻发烧,减少呼吸道咳嗽症状,加快恢复都有效。对于病毒的转阴率和对照组相比,它有缩短的倾向。我们认为,对于轻症和普通型,连花清瘟就被证明有效。”

  利好消息密集助推,以岭药业股价连续涨停。4月17日一度攀升至最高点41.69元,市值突破500亿元。

  据报道□□,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共同指导在全国9个省市23家医院共同开展了一项连花清瘟RCT(随机对照试验)研究,共计纳入284例新冠肺炎患者。

  研究结果显示:“主要临床症状的消失率、临床症状持续的时间□□□,治疗组均优于对照组,肺部影像学的好转达到了83.8%,而对照组是64.1%。临床治愈达到了78.9%□□□□,对照组是66.2%,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在轻症转重的方面,治疗组较对照组降低50%。而在最近完成的体外实验,也证明连花清瘟对体外的新冠病毒具有抑制作用。”

  因新冠轻症具有自愈特点以及仅完成体外试验,当时这组对照实验亦掀起一番讨论。

  以岭药业全称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前身是石家庄开发区医药研究所制药厂的下属单位黄帝制药厂。2001年,公司股改完成□□□,2011年7月,以岭药业在深交所成功上市。

  中国工程院2009年院士吴以岭是以岭药业的主要发起人。以岭药业的控股股东以岭医药集团(后更名为以岭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以岭科技”)100%股权由吴以岭持有。

  4月27日晚间,以岭药业发布2020年一季报,报告期内实现营收23.3亿,同比增长50.6%;归母净利润4.4亿,同比增长51.9%□□□□,业绩快速增长得益于连花清瘟产品的收入激增。这也是上市以来,以岭药业单季度盈利最多的一次。

  根据2020年一季报,吴以岭通过以岭科技间接持股31.26%、吴以岭之子吴相君和女儿吴瑞分别直接持有上市公司20.63%、2.32%股份□□,三人一直为以岭药业的实际控制人。

  事实上,吴以岭的多名亲属(包括儿女、侄甥及其配偶等)上市时均在公司担任副总经理、董事、财务主任、法务主任、营销中心经理等职位。

  目前,吴以岭家族部分成员仍在公司重要职位上任职。在2019年年报披露的高管名单中,除董事长吴以岭外□□□,吴相君系以岭药业的董事和总经理□□□,吴瑞为公司董事及董秘,吴以岭外甥李晨光为公司董事及财务总监。

  2020年开年时□□,以岭药业股价仅为12.11元/股□□□□,而截至13日收盘已达33.97元/股,市值也从145.8亿涨至408.9亿。

  2020年2月6日,吴家密集减持套现1.48亿元□□,其中吴以岭的弟弟吴以红减持744万股□□,入账1.46亿元。

  吴以岭的创业老搭档田书彦2月26日至3月17日,减持套现1.45亿元□□□,持股份额降至4.99%,此后减持将不再披露。

  与此同时,多个有消息传,以岭药业连花清瘟胶囊和钟南山还有张伯礼都有利益关系。但目前□□,这只是传闻。

  需要说明的是,钟南山也好□□,张伯礼也罢□□,无论是否与以岭药业有利益关系都不重要。民众与市场关心的是,药的本身是否有效。

  5月13日,新加坡华文报纸《联合早报》刊文称,连花清瘟胶囊已顺利在新加坡注册为缓解伤风和感冒症状的中成药□□□□,但当地卫生科学局表明,这不代表该药获准用于治疗或缓解冠状病毒疾病症状。

  新加坡卫生科学局(Health Sciences Authority, HSA)发言人回答《联合早报》询问时说□□□,所谓中成药(Chinese Proprietary Medicines)是受当局管制的辅助保健品,而这类产品不能用来诊断或治疗传染病等病症,至今也没有科学证据证明任何中药材有助治疗冠病。

  加拿大卫生部发言人称:“出售未经授权的保健产品或做出虚假或误导性的宣传,治疗或治愈COVID-19在加拿大是违法的。”

  加拿大本土学者CBC医学专栏作家Peter Lin博士表示:“可以治疗COVID-19症状的产品并不意味着它可以治疗冠状病毒本身。治疗疾病的症状不应与治疗疾病相混淆。”

  5月6日□□□,瑞典媒体报道称□□,瑞典海关实验室对中国提倡的抗新冠中药连花清瘟进行了检测,声称其成分“只有薄荷醇”(一种用来广泛制糖的主要原料)□□□□,引起热议。这显然是带着有色眼镜的报道。

  莲花清瘟胶囊上市多年,配料表中早已标明:“连翘、金银花、炙麻黄、鱼腥草等14种成分。

  在北美洲,有媒体报道,某北美国家拒绝连花清瘟胶囊入境是由于“该药富含马兜铃酸(一种具有致癌性和肾毒性的化学物质)”。

  在美国□□□□,官方甚至当假药一样缉获了一批从国外运来的连花清瘟胶囊,一共1200粒。美国方面称,目前未经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简称FDA)批准,他们也尚不清楚其疗效□□,所以他们将其扣留。

  以岭药业在5月11日统一发布澄清公告:相关媒体报道与事实严重不符。连花清瘟胶囊含有86个化合物。连花清瘟产品不含马兜铃酸,媒体所说的“该药富含马兜铃酸”的问题主要是针对连花清瘟中所含的药材鱼腥草□□,而鱼腥草并非马兜铃科植物。

  此外,公司总经理吴相君在2019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公司没有开展连花清瘟预防新冠病毒方面的临床研究计划。”连花清瘟胶囊较明确的新冠疗效数据,出现在抗击新冠期间。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多国反对□□,但在中国官方的援助中,连花清瘟成为主要的抗疫抗疫物资随行捐助不少了国家。

  据官媒报道,两只KN95口罩、两包医用外科口罩、两盒连花清瘟胶囊、一包80片的消毒纸巾□□□,以及一本防疫指南□□,许多国外的中国留学生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都收到了这样一份来自祖国的“健康包”。

  
评论】【加入收藏夹】【 】【打印】【关闭
※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搜索新闻  
 本类推荐  
 本类热门  
·“打赢经济翻身仗、重振虎威
·宋伟:破“SCI至上”科研资源
·政务任事“好差评”轨制:计
·2020贵州选择策论文:发扬数
·2020河南选择策论文写作:阐
·疫情之下我的卒业论文怎样办
·将论文写正在抗“疫”一线
·经济学院众名教授正在《天下
·排除目标至上 把论文写正在祖
·北京大学八位学者明白新冠环
网站留言关于我们广告业务信息反馈合作伙伴网站地图
Fw.4bo.cn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